[強者我朋友的故事]/陳冠鳴

來源:波新聞 | 日期:2018-03-19 10:13:56 | 瀏覽次數:688

[強者我朋友的故事]

有人噹我,把臉書寫成茅坑裡的石頭,老實說,也沒錯。但在自己左心室滂沱,用舒服的姿態去活。我又不是尊佛,肉做的(好啦,脂肪做的)心難免有火又囉唆。其實我允你走過、路過、直接錯過,對於指控,1ppm都不想反駁。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有天與三五好友,飲茶聊是非,其中一位事業有成,與先生結褵多年並育有愛子的友人。提及其婚姻困境,神情落寞,或許言語下藏掖著的心寒,已回沖幾百回,所以味道已淡了些,但還是感覺的出……對的人相遇在錯的時候的慨嘆。

人啊,多半「百歲光陰如夢蝶,重回首往事堪嗟。」到底是不是真有一種命中注定、對的人?心理學者會直接說:愛是一種創造。而所謂對的人,多半是對兒時母親形象的投射。有人甚至為了解釋這個概念,寫了大腦的依賴之類的書。

人生有趣,陳盈潔唱:「有人愛著阮,偏偏阮愛的是別人,這情債怎樣計較輸贏?」但不管怎樣,總會有為填補彼此寂寞的兩個人乾柴烈火,卻難細水長流到永久,因為愛不是自寂寞而生。愛是一種創造,所謂「對的人」是一種道不可言,言而非也(不是我要用文言,就ㄊㄇㄉ只有這句能貼切),是無可名狀、符號化,是所有美好條件的總和。每個人,你、我、他心裡面都住了一個這樣的角色。

某種程度上,年輕時,我們都依靠這門檻來找另一半。就是所謂的幸福框架,也有點像是懷念那個不求回報、完全無條件地照顧、呵護、接納自己的母親。我們希望有個對的人,剛好來適切的擔任這個角色,這被稱為填補作用。

但流行歌為什麼百分之九十九是苦戀歌,源自於填補作用是敵不過歲月這個黑臉後母。你的伴是個活人、真人(宅宅二次元女友不算,充氣娃娃也不算)天要下雨、娘要嫁人,你莫可奈何。伴總有一天會被你發現很多不符合框架的地方,原本你認為完美的人生拼圖,出現了一塊感覺上勉強塞的進去,卻總是這邊翹、那邊凸的拼圖碎片。

戀人不合乎那「對的人」,便不能完全了填滿這個空隙,結果,你卻產生一種幻覺:為何我自己沒變,你卻已經先變了!進而產生那麼多流行歌的中流砥柱。

然後,我們就把前一個對的人,變成路人,或說是最熟悉的陌生人,繼續找下一個對的人。然後花很多時間來怨嘆,為什麼花那麼多時間在這個不對的路人身上。而這些付出的時間,還有千頭萬緒的情緒,就被簡化成「錯的時候」。

希望對方在意小事,希望站在自己這邊,不管是什麼情緒,都希望被理解和體諒……這百分之兩千萬就是在找那個身心靈都無私奉獻給自己的老木形象。

朋友聊到這,能不能忍受無法完全貼合的拼圖,和現實與想像的落差,恐怕就真的是感情關係的魔考了。不過也可以把它簡化成一句:「累世冤親債主及地府的因果業報前來討報」啦XDDDDD

波新聞 http://www.bo6s.com.tw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oakley oakley rayban rayban jerseys sho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