另類的自我放逐- 阿龍的攝影路/波新聞

來源:波新聞 | 日期:2019-09-28 05:24:13 | 瀏覽次數:6688

波新聞-戴貴立/屏東

    一個光頭,上衣是劍道服,他不說話,真有東洋僧侶味道,屏東縣潮州地方人士-建龍,他有一種特有的生命觀,一種少見的生活態度。打工之外,攝影遊走世間。

    龍哥在義務役軍人退伍前後,接觸了攝影。於是開始買器材,經常背腳架,單眼相機,各地拍照。退伍之後愛上攝影,其他工作也做不久,於是就徜徉山水,從鏡頭看人生,也讓外人從相片(作品)中窺見龍哥的另類生涯。

    相片可以參加比賽,有些會有獎金。相片可以透過網路賣,因為有些相片會有人買版權。當然報章雜誌也可以投稿,稿費不多,能夠在工作中得到樂趣,得到肯定。

    沒有工作,也寧願簡樸生活,暫時不想工作的青壯年,身邊有不少例子。建龍還是樂意外出,與社會接觸。另外宅男天天在家,與網路為伍,電腦手機就是全世界的啃老族,經聊天知道親友子弟間,屏東市就有幾名。另外一傳奇人物,天天糖廠樹下練功,廿年不工作的人,他可以早上氣功,中午量販店便當。下午晚上在家睡覺!

    鳳山更有一奇人,工作不好找,生活沒有著落,餐餐蒸黃豆吃,素食一吃好多年,竟然沒有營養不良。圖書館流連一整天,年復一年。這位先生在沖洗相片業結束之後,十多年就是失志,圖書館看佛經度日。

    從社會失業人或是零工謀生,興趣養精神,又顧不了肚子的不少。龍哥有工作就做,家中經濟也有一些支援,他從攝影當中安身,卻無法立命,更談不上安居樂業。這種苦日子,冰山一般,沒有特別 去關心或是 調查,一般人是看不到問題核心。與龍哥一聊,心中不免感嘆,社會職訓或是慈善單位恐怕對於不願伸手抓救生圈的溺水者也愛莫能助。

    瀟洒的,或是說自我堅持的建龍自有看法,攝影使他找到撫慰心靈的路。說是專業,談不上,看似自由又讓外人誤以為「自我放逐」。龍哥樂意工作,只是零工而已,他不會完全不去賺錢。只不過社會不景氣,整個時代有「苦日子無奈又不得不過」的問題。

波新聞https://www.bo6s.com.tw/

圖片地點:武藏咖啡採訪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oakley oakley rayban rayban jerseys sho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