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走南方> 這裡埋葬的是/郭漢辰

來源:波新聞 | 日期:2018-03-28 18:09:12 | 瀏覽次數:668

西方對於死亡並沒有太多的禁忌。墓誌銘便是這樣的代表。他們於墓碑刻上雋永的文字 簡潔敘述自己的一生。

有數學家就在墓碑刻上兀(圓周率的數字)。著名的美豔女星瑪麗蓮夢露的墓誌銘,則是她三圍的數字。也有多位知名人士,僅僅刻上自己的名字,不強調在世的功勳。著名美國科學家富蘭克林,墓牌上只刻上一行字,「印刷工富蘭克林」彰顯他對人生初衷的懷念。

俄國著名的詩人普希金,墓誌銘寫著:「這裡安葬的是普希金和他年輕的繆斯,愛情和懶惰,共同消磨了愉快的一生…」
歷史上沒有人可以逃脫死神的魔掌,「這裡埋葬的是…」,這句話象徵所有人類的終級命運。

這兩三個月以來,多位大師相繼揮別人生,走入歷史。從詩壇祭酒余光中到舉世聞名的物理學大師霍金,還有剛離世的「大師李敖」, 他們代表那個時代的輝煌,但死亡卻逼得他們得收斂起光芒萬丈的羽翼,直接登上天堂的那端。
余光中和李敖,幾乎是大部份人少年時代崇拜的文學或反權威的偶像。就在余老師在過世的一兩年前,我曾經與友人開車到他家,前往高雄市區的一家飯店,與來自四川的文友們相聚。那天,大師雖然微恙,但仍暢談著「鄉愁」,彷彿鄉愁永遠都在生活週邊潺潺流動。
余老師過世後,最近特別想念他深刻動人的詩作,雖然紅塵熙攘,我寧願排開世間紛擾,在深夜裡靜靜讀他的「或者所謂春天」,或許就可以成為其墓誌銘,「所謂童年/所謂抗戰/所謂高二/所謂大三/…所謂女友/曾非常害羞/所謂不成名以及成名/所謂朽以及不朽/或者所謂春天」 
我年輕時另一個偶像「李敖」,剛看到他的文章時,還真的是一見鍾情。他文字凌厲,從不相讓於人,我特別懷念他在上海演講時,所引用陸放翁的詩句「尊前作劇莫相笑/我死諸君思我狂」,這句可成為李敖的墓誌銘,翻成白話的意思是,「我活著的時候,不要老是笑我,我死了之後,你們就會想念我,想念得發瘋。」這句話在他過世後,竟也成真。
至於物理大師霍金,我想得到他的墓碑,應該刻寫著「我的一生極其不完整,所以我追求永恆無瑕的宇宙。」

「這裡埋葬的是…」
或許我們應該開始想想,為自己的人生要下怎樣的註解。
我想像自己的墓誌銘是「這裡埋葬的是一個熱愛文學及生命的 人」。
你呢?你要怎樣看待自己的一生....

波新聞 http://www.bo6s.com.tw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oakley oakley rayban rayban jerseys sho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