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興建三接」和「破壞藻礁」的因果關係有待商榷

來源:波新聞 | 日期:2021-11-19 17:08:34 | 瀏覽次數:1472

波新聞─邵廣昭(海洋大學榮譽講座教授/中研院動物所前所長、生物多樣性研究中心前代理主任及執行長)

三接公投案成案的主要理由和訴求是:蓋三接一定會破壞藻礁,所以要保護藻礁就必須要放棄三接或是易地興建。但是這樣的論點其實是大有問題的。因為大潭藻礁主要是位在潮間帶上,而不是位在低潮線下的亞潮帶。亞潮帶下淺水域既使會有藻礁也非常零星。更何況三接又再向外推450公尺,水深已超過20公尺,那裡更不是藻礁適合生長的場所。換言之,三接工程並非蓋在藻礁上,蓋三接與摧毀藻礁兩者間並不不是必然的因果關係。當然反三接方會說三接位置因緊鄰大潭藻礁,在施工時必定會破壞大潭藻礁。然而大潭藻礁在通過環評開始動工後,迄今已逾兩年半,根據不同單位在當地所作的施工前和施工中持續的生態監測調查報告的結果,都證明大潭藻礁並沒有受到明顯的影響。其生物族群量或群聚的變動和旁邊已被野動法劃為「觀新藻礁生態系野生動物保護區」的群聚變化並無明顯差異。可惜這些公開的資訊都沒有被媒體或網路所引用和報導,反而是只採訪和報導反三接方在科學上頗有爭議的數據和推論,以至於大潭藻礁生態的真相始終未能獲得平衡的報導,甚至於被誤導的相當嚴重,著實令人遺憾。

因此在今年4月1日,立法院曾為了大潭藻礁何去何從的問題,邀請筆者表達個人的看法時。筆者站在從事海洋生態已逾40年所累積的經驗和追求科學求真求實的精神,明知唱反調講真話會遭人抹黑和霸凌,也會得罪許多保育界朋友,仍願表達個人的觀點。只可惜個人當天所作的證詞並沒有機會作進一步的闡述。值此公投前夕,在許多學界朋友,應該是沉默的多數人的期盼及鼓勵下,在此再度表達個人的意見,供大家公投前的參考。

當天立法院的公聽會共有四項議題,議題三是「大潭藻礁究竟應該用文資法或野動法來劃設海洋保護區」,其實這個問題早在2013年就已經做過充分的討論。當時決定是由野保法來劃設藻礁保護區,主要是不論用文資法將死的珊瑚藻所堆疊而成的自然地景來保護,或是用野動法把活的珊瑚藻的自然生態來保護。兩法所保護的地點和位置相同,一個在上面或表面,一個在下面,只是管理的方法或罰則可能會有所不同而已。但是現在來討論大潭藻礁該不該再另劃一個保護區,或擴大延伸已有的觀新保護區的範圍,或再重新調整分區規劃,似乎是緩不濟急也不見得需要。其理由如下:

1. 大潭藻礁目前生態保育及恢復的狀況良好,三接施工已兩年半,除了2020年4月三接工作船因脫錨擱淺的意外造成的一些傷害之外,目前並沒有看到有明顯破壞的狀況;當然持續密集的監測及周全的防範甚為重要。

2. 破壞藻礁的主要原因是來自於水質污染及沉積物的覆蓋,這都不是劃設了保護區就可以擋的住的,所以作好污染防治及漂沙的監管工作要比劃設海洋保護區更為重要,只是人為的河川污染可以防治,但漂沙受到自然營力所影響,很難去防範。因此桃園市政府這些年來對於桃園河川污染防治工作非常積極努力,也讓桃園的藻礁開始恢復了生機。此外,如能保護好現有的觀新藻礁保護區,就能發揮外溢效果,北邊的大潭藻礁也會受惠。台灣過去所劃設的46個海洋保護區中,多數保護區因為缺乏有效的管理和取締以及長期監測和評估,這應該要比現在的桃園藻礁更需要大家的關注。

3. 大潭藻礁不論是否劃入保護區的範圍,都已經受到了最嚴格的保護(無名但有實)。這正是目前國際上甚受重視且已在盤點的所謂「類保護區」,或稱為「其他有效的區域保育措施」(Other effective area-based conservation measures;簡稱爲OECM)。譬如軍港丶電廠進水口丶工業港丶離岸風場丶以保護地景或水下文資的地點丶或是以各種名義禁止人員進入的海域。這些海域的管制原本並非為了保育或復育海洋生物為目的,但因嚴格管制,卻反而能發揮保護海洋生物的成效。譬如核三廠的進水口或是永安LNG接收站等。在完工營運後,多年來反而變成了珊瑚和魚類的最佳庇護區,成為當地海洋生物最繁茂的地點,可説是「無心插柳柳成陰」。同理,大潭藻礁未來在三接完工後,因為緊鄰LNG工業港,又在工業區編定的範圍內,既使不劃為新的海洋保護區,也可以排除未來人為的破壞。當然基於保護區的面積愈大愈好的原則,把已劃設的「觀新藻礁生態系野生動物重要棲息地」的範圍再往北擴大到包括大潭藻礁也沒有什麼不好或不對。

4. 但不論是何種法令來劃設,都需要收集足夠的嚴謹的科學資料,遵循行政程序來提出申請,經過客觀公正公開的審查及討論的程序。但目前反三接方宣稱大潭藻礁的生物多樣性是何等豐富的結論中,其實有不少可議之處,迄今也都還沒有經過充分的辨證和足夠的資訊來作論斷,如此貿然地將三接開發與破壞藻礁劃上等號實有違科學精神。

總之,生態保育雖然是永續發展的重要一環,但是只顧環保而不顧生產(經濟)及生活(社會),人類也是很難永續發展的。當環保變成個人的理念和信仰或是政治的角力之後,就容易堅持己見並偏離了科學,也很難作理性的溝通了。三接的公投案不應是只有同意和不同意的二擇一的是非題,而應該是有第三個選項,也就是蓋三接和護藻礁兩者兼顧的三選一的選擇題。在蓋三接並沒有證據一定會破壞藻礁,以及三接退出後,大潭藻礁生態也不一定會變好的情況下,我個人認為讓三接繼續施工,同時持續監測及保護大潭藻礁,追求雙贏才是最好的策略。

圖/資料照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